煮酒无邪

我要哭死了……以前看人说这文虐,我倒觉得没什么,今天他俩这大吵了一架,搞得我好难受啊,一整天都有点不开心(。•ˇ‸ˇ•。),希望以后别虐了啊!希望你们以后都甜甜甜的!!!

为顾痴,为顾狂,为顾哐哐撞大墙……太好看了!!!

门深巷静:

吱儿吱儿(?

Necoya:

亨伯特·亨伯特。

第二季完结纪念剧情图。社畜画超慢……好歹在第三季之前画完orz

🙊🙊🙊太棒了

毛糰小劍劍:

85章。01-04

发现了编辑功能……以后直接在这条编辑更新得了……_(:з)∠)_

4-22 更新至04

priest哲理句整理

费生:

欢迎评论补充(≧▽≦)




有时候,人的思想其实是不自由的,因为外物无时无刻不再试图塑造你,他们逼迫你接受主流的审美、接受声音最大的人的看法——即使那不合逻辑、不符合人性、完全违背你的利益。但是真正的你只要还有一息尚存,总会试着发出微弱的声音。——《默读》


大概所谓年龄与阅历赋予“游刃有余”都只是个假象,很多时候,游刃有余只是阅尽千帆后,冷了、腻了、不动心了而已。


 ——《默读》


 世界上一切深沉的负面感情中,对懦弱无能的自己的憎恨,永远是最激烈、最刻骨的,以至于人们常常无法承受,因此总要拐弯抹角地转而去埋怨其他的人与事。


 ——《默读》


 朋友走进家庭或者搬家远离,亲人年纪渐长、生离死别等等,都不是事故,而是像阴晴雨雪一样的自然规律,客观且永存,本身并没有什么含义,过度沉湎,就像过度伤春悲秋一样,没有意义。世界在变,人在变,自己也在变,拒绝改变和分别是不逻辑的。


 ——《默读》


 “人烧成了灰,成分就跟磷灰石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值得敬畏的,为什么我们要把它当回事?为什么每年头尾都有个年节作为始终,为什么勾搭别人上床之前先得有个告白和压马路的过程?为什么合法同居除了有张证之外,还得邀请亲朋好友来做一个什么用也没有的仪式?因为生死、光阴、离合,都有人赋予它们意义,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也不知有什么用,可是你我和一堆化学成分的区别,就在于这一点‘意义’。”


 ——《默读》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默读》


 一双肉眼生于额下,平视或是仰视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看见的是人。俯视的时候,则常常觉得自己看见的是动物、是牲口——那些没权没势的、随波逐流的、挣扎求生的、老弱病残的,大多属于此类。


 人看动物,认为它们也知道温饱冷暖,然而也就仅此而已,所以死就死了。毕竟,成语只说了“人命关天”,其他的命,那就碍不着老天的事了。


 ——《默读》


 “每个人都会被外来的东西塑造,环境,际遇,喜欢的人,讨厌的人,他们会通过创伤,塑造你的一部分血肉,这是事实,不管你愿不愿意。可是你知道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样吗?我会削下那块肉,放出那碗血,再把下面长畸形的骨头一斧子剁下去砸碎。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我就是深渊。” (化用尼采“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默读》


 “没有被人发现的——只有埋在土里的罪行,才能催生出这种自恋又疯狂的傲慢。”


 ——《默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现实本来就是弱肉强食,那些侥幸成为食肉动物的人,就是会毫无怜悯地分食猎物的血肉……”“能捕猎豺狼的,只有虎豹,作为一只兔子,只能等,等合适的时机,或者自己成为虎豹。”


 ——《默读》


 “知道害怕是好事,因为美好的东西就像瓷器一样,对它们来说,最危险的往往不是在房间里乱跑的猫,是瓷器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易碎。”


 ——《默读》


 活在阳光下的人想象不出旁边磕牙打屁的小伙伴遭受着无法挣脱并习以为常的折磨,抑郁深重的人不能理解那些呼啸而过的人竟真的不是强颜欢笑。


 ——《默读》


 所谓“体面”,原来就像一层薄薄的纸皮,挖空心机地辛苦经营,临到头来一扯就掉,里面狼狈的皮囊轻易就捉襟见肘。


 ——《默读》


 皮囊往往把真相藏得滴水不漏。


 ——《默读》


 那些嘈杂的声音就像是水,水流来去,因势而行,未必有好意,也未必有恶意,只有身入漩涡中的人,挣扎不动、七窍不通,才知道所谓“灭顶之灾”是怎么个滋味。


 ——《默读》


 但凡肉体凡胎,一生有千百种遗憾,诸多种种,大抵都可归于这六个字:对不起,我害怕。


 ——《默读》


 他像个在未央长夜里跋涉于薄冰上的流浪者,并不知道所谓“一生”指向哪条看不见的深渊寒潭。


 ——《默读》


 尽管他不是当英雄的料子,每次奋起反击,必会被人掀翻在地,再被生活踩着脊背践踏而过。


 ——《默读》


 再没有比死人更宠辱不惊的了,已经埋在黄土下的人,身份是犯人还是烈士,应该都不影响他的睡眠质量。


——《默读》


 神明和恶鬼都是不会失态的,只有人才会。


 ——《默读》


 往前走,往前看,哪怕前途一片迷惘,哪怕只是凭着惯性继续往前走—— 总有一天,会在自己漫长的脚印中找到方向。 只是大概需要一点耐心。


 ——《默读》


 你可以教孩子防备陌生人,提高警惕,但是不能让她怕穿碎花裙子,不然要我们干什么用的?


 ——《默读》


 


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


 ——《六爻》


 这世上,伤人最深也不过“无能为力”四个字。


 ——《六爻》


 人修行一世,大道三千,归结成一句话,不也就是“看看天地,再看看你自己”么?


 ——《六爻》


 想必若能死而无憾,就算是飞升了吧。


 ——《六爻》


 只要不瞎,谁站在远处都看得见绵绵河山壮阔,可是身在山中,谁又能在云雾深处找到自己身在何方?


 ——《六爻》


 人之所以会期待“明年”,正是因为有枯荣盛衰。


——《六爻》


 风起于青萍之末,后扶摇而上九万里。


 (化用楚国宋玉《风赋》)


 ——《六爻》


 外有天大地大,我独身陷囹圄。


 ——《六爻》


 三丈囹圄,跳出来看,其实也只是一方粗陋的画地为牢。


 ——《六爻》


 既称尘缘,便似喧嚣。来尔往复,不可追矣。


 ——《六爻》


 


 人与人之间,好似浮萍与转蓬,缘聚缘散,缘起缘灭,都是无常事,父母兄弟也好,爱侣故旧也罢,说起“天长地久”,其实不过是麻痹大意的子虚乌有。


 来时日,聚时日,多一天就是赚一天,随时能戛然而止……只是凡人大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总觉得自己是“失去了什么。


 ——《过门》


 居高临下的时候看全世界都是傻瓜,有一天被绊个跟头,摔一嘴泥,尝过那个味,才知道自己也么比别人高明到哪儿去。


 ——《过门》


 他孤独的世界有无边疆土,而他头戴王冠,站在尽头,左右都是纸糊的侍卫、铁打的臣民,死气沉沉地簇拥着他这个唯一的活物,让他自己跟自己登基加冕,自己跟自己画地为牢。


 ——《过门》 


 那时天还是清的,地还是厚的,交通还是拥堵的,地球还没有毁灭,余下的年岁也依然丰盈。而当年的校舍房屋、书本纸笔都已经放旧。


 唯有旧人成了新。


 ——《过门》


 言语如锤,一落千斤,怎么能脱口而出?


 只是少年人心易鼓噪血易热,总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过门》


 天地间羁旅客,离别三十余年,到头来,终有一聚。


 ——《过门》


 我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过门》


 凡人的肉体终会腐烂,灵魂也难以不朽,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是连自己都无从预测的,或者被诱惑,或者被逼迫,蒲苇并不坚韧,磐石也终有转移,山盟海誓这玩意再挂在嘴上,可能也只剩下说嘴打脸的作用。 


 ——《过门》


 他曾经以为,只要自己向前走,不断地向前走,不断地强大,总有一天,能挽回失去的东西,后来才明白,世界也在向前走、不断地走,旧的东西不断地变质蒸发、灰飞烟灭。没有什么会等他。


 ——《过门》


 有些人的一生,大概只能在特定的年龄、特定的环境与特定的人动一次铭心刻骨的感情,伤筋动骨,让后面的都成为了狗尾续貂。


 ——《过门》


 


选了流血的路,通常也就流不出眼泪了,因为一个人身上就那么一点水分,总得偏重一方。


 ——《杀破狼》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杀破狼》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杀破狼》


 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杀破狼》


 世间所有仇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杀破狼》


 黄图霸业几遭,青史留名一页。


 ——《杀破狼》


 虎狼在外,不敢不殚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 


 ——《杀破狼》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杀破狼》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杀破狼》


 风雨如晦,而天地间有一书生。


 ——《杀破狼》


 


花好月圆,美满如璧,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人间深情只有那么一点,疯子拿去一些,傻子登去一些,剩下的寥寥无几,怎么够分?


 ——《杀破狼》


 一个时代的落幕,总是另一个时代的起点。


 ——《杀破狼》


 


 亿万星河里,浮起赴死的人。


 ——《残次品》


 “家产这玩意,就像在河沟里用沙子堆个临时堤坝,圈住那么一点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百年后沙堤一塌,水流又是与泥沙同下江洋。站在全宇宙的角度上,往前看是亿万年,往后看也是亿万年,你手里的东西不算你的,充其量是寄存。”


——《残次品》


 消失的人就像蒸发的水,从此在星辰大海中杳无痕迹。


 ——《残次品》


 “喜欢一朵花,不见得非得看见花开,喜欢一个人,不见得非得有结果,追求爱与美的过程怎么能叫无用功呢?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你不觉得吗?”


 ——《残次品》


 一个人满身戾气,归根到底,只是自己不能和自己握手言和而已。


 ——《残次品》


 “总得有人泼凉水,也总得有人负责小人之心。”


 ——《残次品》


 独自拿着利剑走夜路的人,必须要带上一根镣铐,哪怕只能锁住他一根小拇指,也能让他在无所顾忌、忘乎所以的时候,轻轻地拉上一把。


 ——《残次品》


 事实就是事实,时间和空间会弯曲,可是人的一生终归是单行线。已经发生的事,没有什么能改变。


——《残次品》


 原来每个活着的人都苦,都有背负,都会在与旧时光擦肩而过时痛哭流涕——即使他们承载着全人类的好奇心,走着一条热血而充满大航海精神的人生路,每个看起来都那么活力四射。


——《残次品》


 比金钱更珍贵是知识,比知识更珍贵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而比好奇心更珍贵的,是我们头上的星空。(化用康德“世上最奇妙的是我头上灿烂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准则。”)


 ——《残次品》


 头顶星空的人,即使趋利,也趋得有底线,而梦想和尊严是不能用钱践踏的。


 穷途末路的梦想和尊严也是。


 ——《残次品》


 人们生于信仰,毁于信仰,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


 ——《残次品》


 每个人生来自由,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自由吗?


 (化用《动物庄园》“所以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残次品》


 你得意或者失意,都取决于时代的大潮把你冲到哪里,在你漫长的一生里,可能会经历无数次飞黄腾达和一无所有……


 诸位来日身在风口浪尖上,不要得意忘形,想一想学院里的学海无涯,沉入水下暗流时,不要与泥沙俱下,想一想学院为你灵魂筑下的基石。


 多么大言不惭,多么恍如隔世。


 ——《残次品》


 除了驯兽师的猴子,我找不出比民意更愚蠢的东西了。


 ——《残次品》


 如果我们还有一点自由意志,为什么我们会相信这种鬼话?


 如果我们还有一点自由意志,为什么我们会忘记—愤怒,焦虑,痛苦和愚昧根本不是人类需要战胜的缺陷,那就是人类灵魂的本来面貌,你们心里那些丑陋的、恨不能立刻抛弃的东西,就是自由意志本身。


 ——《残次品》


 


 梦不知何时醒、何时灭,纵然天崩地裂,也见不得天日,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那些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镇魂》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尔。 


——《镇魂》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镇魂》


 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镇魂》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这些事我晓得时候也不懂,不过等你长大一些,大概就明白了。”


——《镇魂》


 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镇魂》


 流年那样无理残忍,稍有踟蹰,它就偷梁换柱,叫人撕心裂肺,再难回头。


 ——《镇魂》


 镇生者之魂,安亡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镇魂》


 如果“死”是混沌,那“生”就是不断地挣扎吧。


 ——《镇魂》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顷。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镇魂》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大哥》


 满地荆棘,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


 ——《大哥》


 他一生所渴求的,全都伤他至深。 而他一生所憎恶的,全都令他魂牵梦萦。


 ——《大哥》


 “我不是死了,只是走了。”并非死别,只是生离。 痛苦与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大哥》


 在至亲面前,原则、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风一吹就烂成了渣,末了算来,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


 ——《大哥》


 所有的挣扎与救赎,极端的坚韧与极端的脆弱,全部融化进了字里行间。


 ——《大哥》


 当一个人经历到了,当他对某些东西能心领神会的时候,那么不在乎对方在用哪种方式表达,他都能从中获得某种程度的共鸣或者异议,这两者是阅读能够继续下去的根本。


 ——《大哥》


 千人百态,其实也不过是各自选择放大和压抑的念头不同,放下可笑的自尊和傲慢,扒开皮肉,把藏污纳垢的自己研究透了,就有了一把能洞穿世界的剑。


 ——《大哥》


 他的十丈软红尘就在掌中,而一切空灵或澄净的禅定都灰飞烟灭,他只想要把自己溺死在里头。


 ——《大哥》


 生者与死者,总会殊途同归。 能求仁得仁,是大幸。


 ——《大哥》


 愤怒是一种不长久的情绪,就像一把沙子,要么很快就会被风吹得烟消云散,要么沉淀成深深的、石头一样的怨恨。


 ——《大哥》


 


 只要不自欺欺人 每时每刻念念清明,那么—有我即不虚。


 ——《山河表里》


 希望不是指人心里的东西吗,怎么会没有呢?


 ——《山河表里》


 在我看来,只要没死,哪怕一无所有,都算活着。


 ——《山河表里》


 所以热烈的生命,必然包含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山河表里》


 但是……大概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几次片刻,是沧海桑田的吧。


 ——《山河表里》


 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人们是需要这样一个救世主的,这样,即使是在最绝望的境地里,在闭眼前的一瞬间,他们也能身怀某种被拯救的希望,因此能生死无畏,也无牵挂。


 ——《山河表里》


 核桃里有一个世界。


 “我即使被关在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莎士比亚


 ——《山河表里》


 


 他们倾轧、争夺、机关算尽、舍生忘死。就像是一道深渊,有的人跳过去,便出去了,有的人没过去,便摔死了。而那道深渊,有一个名字,叫做――江湖。


 ——《天涯客》


 平江柳色青,花月遥相守。岁岁复年年,逢此冰消后。几回沧海平,山雪别云岫。一眼万年轻,唯此心如旧。


 ——《天涯客》


 也许他们偶然于茫茫人海中相遇,不知彼此底细,可这不妨碍他们生来便是知己。


 ——《天涯客》


 凉雨知秋,青梧老死,一宿苦寒欺薄衾,几番世道蹉跎……也不过一声“相见恨晚”。


 ——《天涯客》


 


有时候滥情,其实是因为心里最深最深的地方,有那么一份不足为外人道的痴。


 ——《坏道》


 你知道,有的时候,山盟海誓什么的,不是放在嘴上说的,而是放在心里念着的,在腹里兜转几圈,彼此明了,万般滋味都如鱼饮水,不足为外人道也,只是细水长流地流淌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


 辗转一生,繁华过尽,一世转身,总有他。


 ——《坏道》


 


 既然张我一副唇舌,为什么事事逼我三缄其口?


 ——《锦瑟》


 既然生我双耳,为什么听不见半句真言?


 ——《锦瑟》


 受尽撕心裂肺之痛,方能回归本源。


 ——《锦瑟》


 


 既然群狼环伺,我一身独往,也能替你杀出一条血路来。生既无愧,又有何畏呢?


 ——《兽从之刀》


 天底下独一无二的东西,必要用天底下独一无二的苦,才能换来。


 ——《兽丛之刀》 


 


 人世繁复,不可深思,深思即是苦。能一壶浊酒,大梦浮生者,是大智者,也须得有大福气。


 ——《七爷》


 -大将军,过刚易折。


 -宁折不弯。


 ——《七爷》


 这世间谁也不是谁的谁,各自南北东西任寂寥,可偏偏为他牵肠挂肚,诚惶诚恐。


 ——《七爷》


 你不当真,我当真。


 ——《七爷》


 


 这人命啊,比粟贱,比米贱,比布帛贱,比车马贱。唯独比情义贵一点,也算可喜可贺。


 ——《有匪》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有匪》


 山水有相逢,山水不朽,只看你何时能自由来去了。


 ——《有匪》


 我辈中人,无拘无束,不礼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遗臭万年无妨,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


 ——《有匪》


 阿翡,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为何你不敢相信自己手中的这把刀能无坚不摧?


 ——《有匪》


 


 “告我地球同胞,敌人没有无往不胜的锋锐,并非无可战胜之神,但有我浩然军魂一息尚存,必与这些数典忘祖之辈血战到底,以安我同胞生者之心,慰我同胞死者之灵。我等愿身化飞灰,扬于百万星河。”——直到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大英雄时代》


 万山为兵,人海为盾。向亿万星辰,向所以活着与死去的人汇报一声——我军虽一溃千里,仓惶逃窜,却始终不敢苟且,


 昔日之耻,就此血洗了。


 ——《大英雄时代》


 一个人,如果能在晨曦中死去,那么他的一生纵然饱经忧患,想来也能别无所求了。 星尘散尽,曙光乍破。


 ——《大英雄时代》


 所有死去的人并非无影无踪,他们被埋在活着的人的骨血里。


 ——《大英雄时代》


 


 道歉也好,示爱也好,世界上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追溯过去的时光。过往,可以谅解,可以淡忘,甚至相逢一笑间恩仇全泯,唯独不能更改。


 ——《最后的守卫》


 


壮士断腕而面不改色,要么是他心里如铁,要么……是他已经习惯了疼痛和失去。


 ——《一树人生》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没有公理的,公理只存在在弱者的怨恨和自我安慰中,以及强者的良心里。


 ——《终极蓝印》


 


只要人世间还有一点值得眷恋的温暖,他便能无畏地走向他该去的地方。也许那份感情难以穿越生死,可是它存在过,那就足够了。


 ——《逆旅归来》


 


蝴蝶是没有办法扇着一边翅膀活下去的,有些人与其被人摆布而生,宁可殉道而亡。


 ——《脱轨》


 全世界那么多人都活的像狗一样,我却想活出个人样来。


 ——《脱轨》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身处挣扎不脱的泥沼里,但是认真找一找,七步之内总能找到一个更惨的,哪怕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起码他还活着。生命本身才是那块奇迹般的基石。


 ——《脱轨》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身处挣扎不脱的泥沼里,但是认真找一找,七步之内总能找到一个更惨的。哪怕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起码他还活着。


 生命本身才是那块奇迹般的基石。


 ——《脱轨》


 


理想这玩意,离得太远,就会自动崩塌成异想天开的白日梦。


 ——《无污染,无公害》


 白璧微瑕了,仍然是璧,但人生有瑕,似乎从此以后,也就只有当人渣一条坦途了。


 ——《无污染,无公害》


 什么叫“差不多”?各大品牌每年都争奇斗艳似的推出新品,时尚的浪潮卷起周而复始雪白的泡沫,他们制造出的美丽商品就像稍纵即逝的花,在狂欢中诞生、继而马不停蹄地过时。人们发出的声音就像卷过麦浪的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每一条路走到最后都是窄路,无数人往上挤,无数人掉下去。声泪俱下的哭诉常常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身在其中,有种十面埋伏的危机感,好像到处都是死胡同。而时代如同蠢蠢欲动的火山,随时准备把前路烧成断崖,没有人拿到安全通关的攻略,只能反复告诫周遭,“你要变成更好的自己,才能以不变应万变”——这相当于是废话,因为“好”的定义如此宽泛无着,鬼知道什么叫“更好的自己”。所以只能一再炮制幻影,光鲜的皮囊是“好”,精致而奢侈的东西当然也“好”,每年读书不破百不配叫“好”,诗和远方才是高级的“好”......然后大大小小的“好”被抛向四面八方,供人们追逐得尘嚣四起。人人都在跑,谁敢停下来,谁敢“差不多”?


 ——《无污染,无公害》


 可是,池塘里一旦沉着个不能碰的真相,表面上的月影花香,就都成了稍纵即逝的浮光。偷来的慰藉,总归是要还回去的。


 ——《无污染无公害》

博尔赫斯的这首诗,让我想起了沈巍。


昆仑啊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我的悲哀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我的绝望、自私、痛苦来打动你


昆仑啊

一切都是因为“你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诸葛青就是诸葛狐狸本狐了(๑Ő௰Ő๑),阿青真是太可爱了!